首頁 > 博弈 > 正文

建國門血案起因查清 大膽探索處理棘手問題不手軟

時間:2019-07-01 22:49:26        來源:

 

 

大膽探索處理棘手問題不手軟

1992年10月19日,共十四屆一中全會在北京舉行,選舉產生了中央新的領導機構,張震當選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同日下午,鄧小平同新當選的黨中央領導同志人民大會堂與出席中共十四大的全體代表見面并合影留念。見面時,鄧小平特意走到張震跟前,握著張震的手,親切地問了他的近況,反復交代要協助軍委主席江澤民,用3年左右的時間,把我軍各級領導班子建設好,保證各級領導權掌握在忠于黨的路線的同志手中。

11月9日,在軍隊的一次會議上,江澤民明確指出:“現在國際形勢發展很快,要密切注視把握形勢的發展變化,正確決定我們的軍事戰略方針。”張震聽后深入地思考著這方面的問題。

工作從哪里入手呢?張震和軍委其他同志商量,并報請江澤民同意,于12月上旬開了一次軍事戰略問題座談會。有關部門提交了研究報告,進行了認真討論。一致認為,研究確定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很有必要,對加強國防和軍隊建設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會議分析世界戰略形勢和我國周邊安全環境,研究了制定軍事戰略方針的基本依據和基本內容,并就此提出了許多好的意見。江澤民看了有關材料,認為:“這樣座談,集思廣益,很好。”

張震在座談會結束時,即席發言。他肯定了這次會議的果,著重回顧了新中國建立以來軍事戰略方針幾次調整的情況,提出了研究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應當把握的原則,并突出強調,研究戰略問題首先要認清國際形勢。他在分析新的國際形勢之后,指出:世界并不太平,局部戰爭在世界上接連不斷,對此要予以應有的、足夠的重視。強調“要立足于能夠打贏一場高新科技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因為未來戰爭要么不爆發,爆發了就是高新技術的戰爭”,“高科技一定融合在戰爭之中,不是能打不能打的問題,一旦發生戰爭,不能打也要打,客觀上要求我們這樣干”。他的這些論述,后來寫入了《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總領條“軍事科學”中。

在這次會議上,張震還強調“軍事戰略方針必須要與國家的發展戰略相協調,要從國家安全與發展的全局來考慮”,“我們軍隊要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軍事戰略應確保國家戰略目標的實現”。張震的講話整理出來之后,他送呈江澤民審閱。江澤民仔細看了,認為“講得很好”。

1994年9月20日上午,北京建國門立交橋。一名現役軍人手執自動步槍瘋狂地向過往行人掃射。剎那間,多名遇難者倒在血泊之中,其中甚至有駐華外交人員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首都從未發生過的案件!案發原因不明。張震聞訊后,感到十分震驚,立即乘車趕赴出事現場。這時兇犯已被擊斃,但現場還未清理,血跡斑斑。張震仔細察看著、審視著、思考著現場的一切。隨后,總政治主任于永波趕到,張震與于永波等一起到醫院看望傷員,下部隊調查情況,很快就弄清了真相。

兇犯是駐京郊某部的一名連長,此人追名逐利,個人主義惡性膨脹,對下隨意訓斥,甚至打人;對上則阿諛奉迎,為了升官,曾向團部領導送過禮。導致這一惡性案件的直接原因是,他在安排戰士探家時處事不公,與一名戰士發生矛盾,動手打了那名戰士,又公然召開連隊軍人大會,討論并表決開除這名戰士的黨籍。問題暴露后,上級機關決定派工作組到該連進行整頓。這時,那位收禮的團領導托人將禮品退回。于是這名連長感到提升之路已斷,遂生報復之心,鋌而走險,先在營區行兇,爾后劫車直往市區建國門發難。

張震還進一步了解到,對這樣一個連長,有的領導曾經認為他敢于管理,把他所在的連隊評為隊列管理模范連。事發前不久,還在那個連隊開過現場會。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張震認為,這個事件的發生,反映出該部隊在黨的建設、干部任用、思想教育、訓練管理、基層建設等方面,均存在嚴重問題。同時,也暴露出在工作指導思想、領導方法、工作作風等方面,存在著嚴重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的問題。張震鄭重地說:“發生這個案件絕非偶然,是長期積累的多方面矛盾的綜合性暴露。”在現場,張震對處理善后事宜提出了要求,初步總結了幾條教訓。

這個事件的發生,也驚動了江澤民。當張震和江澤民談及此事時,張震還深深感到內疚、自責。他說發生這樣嚴重的問題,作為軍委領導成員之一,他的工作沒有做好。這個事件給他敲響了警鐘。軍委對此作了認真分析研究,采取了一系列改進工作的措施,并對有關責任人進行了嚴肅處理。

在此后的工作中,張震按照江澤民的要求,針對部隊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大力加強思想政治建設,把它擺在一切工作的首位。著重抓好愛國奉獻教育、革命人生觀教育、尊干愛兵教育和艱苦奮斗教育,并進一步把黨和紅軍優良傳統發揚光大,永葆人民軍隊本色。

1996年7月20日,新疆軍區發生了一起14人淹亡的重大事故。張震在京聽到的匯報是:事發原因是突遇山洪,難以避免。張震聽后總感到不大對勁。這些人到出事地點干什么去了?都沒有講。正好,張震在9月初要去新疆駐軍調查研究。行前,他先派總政有關部門的人員去了解情況。到烏魯木齊后,他專門聽取總政調查組的匯報,參加軍區黨委常委會議,一起分析發生這起事故的原因。

經過實地調查,真相大白。原來,在自治區和全疆部隊緊張地進行抗洪時,上級一個工作組到新疆檢查工作。為歡迎這個工作組,新疆軍區機關某些人便安排一次野餐活動,提前一天派人開著汽車,帶著帳篷和食品去設營。為了玩得好,選擇在河邊的平坦草地上。結果,第二天清晨,工作組還沒到,洪水突然襲來,把打前站的人員連同裝備物資一起沖走,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損失。事發后,有關責任人又統一口徑,隱瞞事實真相,欺騙上級。

張震對此非常惱火。他說:這起事故,完全是由于違反軍委廉政建設規定而引發的。在新疆軍區黨委會上,張震作出了嚴肅批評,責成軍區領導認真總結教訓,讓他們捫心自問:如果淹死的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又該怎么辦?他忍無可忍,氣憤地說:“事發當天,在被沖走人員生死不明的情況下,個別同志居然還有心思舉辦舞會,還有沒有一點同志感情!”為嚴肅黨紀、軍紀,軍委對有關責任人給予了必要的紀律處分。對這件事的嚴肅處理,不但對新疆軍區機關、部隊震動很大,而且對總部機關、高級干部也是一次很好的教育。

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后,國家集中財力發展經濟,軍隊經費減少,不足部分需自籌解決。于是在軍隊內部,以盈利掙、彌補經費不足為目的的經營性生產逐步發展起來。據統計,到1993年上半年,全軍生產經營實體已達上萬個,從業人員80余萬人

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張震上將敏銳地看到,這雖然為部隊解決了一些困難,但也引發了不少矛盾。他在國防大學校長政委期間,有一次,留學生系買賣羊絨,虧損幾十萬元,引發班子內部矛盾。為幫助他們查明情況,處理善后,張震花費了不少精力和時間。還有一次,因經營糾紛,地方人員狀告國防大學,張震作為法人代表,就成了“被告”。所有這些都使張震深刻認識到:生產經營,軍隊不能搞。

在1991年底召開的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張震就曾提出:“要充分認識搞生產經營對軍隊的危害。”1992年1月,張震給一位軍委領導寫信,分析了軍隊搞生產經營的弊端,再次建議:“軍隊應該‘吃皇糧,開正門’。不然,認真查一下,不知多少人要犯錯誤!”

1992年底,軍委常務會議明確了軍隊生產經營不宜再擴大。1993年8月20日,江澤民親自主持軍委常務會議。這次會議決定,軍以下作戰部隊一律不得從事經營性生產。

張震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偏僻邊遠、條件艱苦的駐軍部隊,由于地方經濟薄弱,安排隨軍家屬就業有困難,相當一部分要靠部隊家屬工廠來安置,而家屬工廠的確有一些辦得比較好。在給江澤民和軍委其他成員的《關于成都軍區調研情況的報告》中,張震專門建議:“部隊以安置家屬子女就業為目的創辦的家屬工廠,似也應允許保留。”最后,全軍部隊的家屬工廠,一共保留了1800多個

1993年10月30日,《中央軍委關于整頓改革軍隊生產經營的決定》正式下發。該文件要求,對生產經營實行集中統一管理,軍以下作戰部隊不再從事經營性生產,現有企業由各軍區、軍兵種集中歸口,統一管理。生產經營單列體系,部隊建設和生產經營按照各自軌道,分別運行。

黨的十五大后,1998年3月,軍委決定,非作戰部隊也不搞經營性生產。7月,黨中央又明確作出軍隊、武警部隊不得搞生產經營的決定。

    閱讀下一篇

    中國軍隊總數 士官人數已占士兵

    四級士官楊富華在北京軍區某集團軍機械化步兵師是個響當當的人物,上到師長下至新兵都對他很熟悉。這個入伍時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