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弈 > 正文

梁振英十天十次發文,抨擊“香港民族黨”

時間:2019-10-09 23:33:59        來源:

我確實支持山在他的年代這么干(指推翻政府)。但你從這個角度切入與我的爭論,難道是在暗示你們要推翻中國政府?”

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最近很忙,忙著和“港獨”以及邀請“港獨”的人講道理。

作為香港特區前特首,梁振英十天十次發文,抨擊“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受邀演講一事。而他8月13日最新文章更直接將“港獨”比作納粹。

陳浩天系“香港民族黨”召集人。圖片來源:香港《星島日報》

這次被邀請演講的“香港民族黨”正是7月17日被香港政府提出禁止運作的“港獨”組織。經過一番申辯,該組織最終獲得49天申述期,截止日期為9月4日。如果到期后該組織的申述未被接受,則會被取締。

然而就在這49天之中,卻有其他組織“介入”事件,例如邀請陳浩天在午餐會上做演講的香港外國記者會(FCC)。

這引起了香港政界人士的高度關注。梁振英就針對此事進行了密集回應,在8月4日至13日的10天內,他在自己的社交網站賬號上10次發表中文及英文評論文章,批評力度堪稱尖銳。

梁振英8月13日發文批評FCC。臉書截圖

“如果一個20多歲的香港人支持納粹,FCC還會邀請他嗎?”(If a 20-something Hong Kong person IS an advocate for Nazism, should the FCC invite him to speak?)

這番把“港獨”比作納粹的質問出自梁振英13日的《弗朗西斯·莫里亞蒂并沒有在幫助FCC》(Francis Moriarty is not helping the FCC)一文。莫里亞蒂是FCC理事會前委員,此前FCC被連番批評之際,他就一度“坐不住了”,發文與梁振英爭論。

除了大談所謂“言論自由”,莫里亞蒂12日甚至還拿孫中山說事。他說梁振英曾表示支持孫中山,而孫本人曾在香港跨越“紅線”(red line)并推翻“中國政府”(Chinese Government,環環注:指清政府)。他還聲稱梁振英應該也是支持孫中山這么干的。(My educated guess is that you support what he did in his day.)

然而梁振英的回答是↓

“我確實支持孫中山在他的年代這么干。但你從這個角度切入與我的爭論,難道是在暗示你們要推翻中國政府?”(I do support what Dr Sun did in his day. By framing your argument in this way, are you hinting that you support the overthrow of the present Chinese government?)

經梁振英這么一駁,莫里亞蒂此舉不僅“沒有在幫助FCC”,反而了跨越“紅線”的一方

梁振英以英文駁斥莫里亞蒂。臉書截圖

而且,除了這句切中要害的駁斥,梁振英此前10天里還發表了很多談論陳浩天受邀一事的金句,比如:

?FCC今天請陳浩天講“港獨”,明天請其他人講“臺獨”、“疆獨”、“藏獨”,香港怎么辦?

?世界并不太平,香港萬萬不能成為棋子。

?我擔心的不是這些人攪“港獨”的結果,是過程中香港要付的代價。我們的擔心,可能是別人樂見的。

梁振英多次發文呼吁正視“港獨”危害。臉書、明報新聞網截圖

除了梁振英,香港特區政府也在14日發表聲明,對FCC邀請鼓吹“港獨”的講者在午餐會演講深表遺憾。

聲明稱,香港政府一直支持香港外國記者會的工作,但FCC這次的做法完全漠視香港維護國家主權的憲制責任,政府完全不能接受。

香港特區政府對FCC邀請陳浩天表示遺憾。香港特區政府網截圖

8月14日正是FCC邀請陳浩天演講的日子。雖然特區政府依照相關原則并沒有出手制止作為合法組織的FCC的這次活動,但香港民眾們并未袖手旁觀。

香港市民組織“珍惜群組”“同心護港”“愛港之聲”“保衛香港運動”成員到場,高舉“港獨非常毒”,“FCC踐踏法律”標語抗議。

反“港獨”組織抗議FCC邀請陳浩天。來源:港媒“香港01”

還有人示威要求港府收回租予FCC的會址,稱“港獨”沒有“言論自由”,要求港府立即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

另據港媒“香港01”報道,反“港獨”組織“政中香港人”召集人劉礎慊早在8日就要求協會撤銷活動。他認為“港獨”違反《基本法》且沒有討論空間,而FCC的此次則是在破壞香港的秩序。

社評:香港外國記者會文縐縐地耍無賴

“香港民族黨”已被特區政府考慮取締,該黨召集人陳浩天14日卻受邀在外國記者會(FCC)發表演講,為該黨鼓動“港獨”進行辯護。陳使用了一些驚人的說法,比如稱北京在把香港當作殖民地來統治,是英國之后更可怕的殖民者等。他還宣稱,要提升港人的民族意識,港獨是達到真正民主的唯一途徑。

外國記者會會址(《南華早報》圖)

外交部駐港公署和香港特區政府都指責FCC為陳浩天宣揚極端思想提供平臺,而FCC辯稱,他們邀請嘉賓演講不代表支持或反對嘉賓的觀點,又指FCC支持言論自由,尊重法治,也有專業責任聆聽不同意見。

FCC顯然在故意做政治挑釁。“港獨”與基本法相抵觸,是違憲主張,FCC非要在這個敏感時刻邀請陳演講,香港社會不會將之看成一個“中立”活動,它的干預意味已經客觀形成。每個社會都有自己的敏感處和言論自由的底線,如果外國記者協會在美國邀請某人發表支持恐怖主義、或者要求將美國變成純白人社會的演講,這可以嗎?在德國搞為納粹政權招魂、譴責盟軍攻占德國的演講,也可以嗎?

主張某一個地區獨立,這樣的聲音目前西方威脅不大,西方國家大多能夠承受它們。但是這種主張在中國非常有破壞力,當下中國社會無法承受這種極端思想的蔓延。西方將宣揚分離主義歸入言論自由的范疇,但中國不可以,在中國,包括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外國人組織都應尊重中國的這一國情。

FCC用西方式語言和邏輯辦無禮、耍賴之事,這是一種西方價值觀可以凌駕于香港法律和當地社會準則之上的傲慢。FCC的表現其實與自恃吃得高檔,就可以隨地便溺一樣荒唐無恥。

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是不缺言論自由的。香港立法會媒體都為反對派提供了表達渠道,搞意識形態對立和反對現實治理政策都在香港暢通無阻。但不能宣揚“港獨”的這條底線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劃出,有組織地沖撞這條底線不能被允許,這無疑是香港法治的題中之義。

其實這個道理不難講清,但FCC一些人推動陳浩天前去演講,就是沒想講理。今后圍繞香港事務還會發生很多類似沖突,好在香港朝哪個方向走,主導權不在各路挑釁者的手里。

香港沒有實現23條立法,這使得一些極端反對派必然要利用這個漏洞,在沖擊國家安全的方向上搞“極限政治對立”,增加香港治理的成本。一些外部勢力會鼓勵極端反對派那樣做,增加他們與中國打交道、尤其是給中國制造麻煩的籌碼。

FCC這次的做法是外部勢力干預香港與整個中國事務很典型的套路。一方面他們那樣做應受到譴責和揭露,另一方面大家也要清楚,這是一次很日常的沖突,香港和北京表達了態度之后,大家也無需把FCC此惡劣做法的影響高看了。這是某些人挺臟的一次表演,別讓它污了香港和整個國家的議程。

    閱讀下一篇

    “波羅的海行動”聯合軍事演習吸

    6月10日開始的“波羅的海行動-2019”聯合軍事演習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由美國海軍第二艦隊指揮的這次演習,匯聚了18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