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正文

澳患病寶寶母親面臨遣返中國 各界促內政部長酌情審批

時間:2019-06-05 23:07:25        來源:

 

10個月大的楊里奧(音譯,Leo Yang)患有唐氏綜合癥和白血病,他父親在簽了出生證明后便拋棄了他,而他來自國的母親兼唯一的照顧者,則將在數星期內遭到澳大利亞政府的遣返——除非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介入。

化名莎拉(音譯,Sarah Yang)的小里奧母親說:“我愛里奧,我想留在他身邊。我對(達頓介入)不抱很大希望,因為我不想在最終發覺行不通時感到失望。”

據悉,莎拉在2013年持學生簽證從中國到澳大利亞,2018年她跟男友一同準備迎接新生命的來臨。然而,在小里奧出生一小時后,被確診唐氏綜合癥。他的父親簽了出生證明,從此在這對母子的生命中消失。

2019年1月,小里奧半歲大時,莎拉留意到兒子手臂上有小紅點,于是帶他到醫院檢查,結果診斷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由于要持續接受治療,小里奧出院無期。莎拉說:“一些助產士告訴我,唐氏寶寶就像上帝送給你的天使。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相信他就是我的天使。”

她向政府申請照顧者簽證,希望能留下來照顧兒子,但遭當局拒絕澳洲廣播公司(ABC)報道,根據澳大利亞移民法例,患有唐氏綜合癥和血癌的10個月大嬰兒,不符合需要照顧者的基本要求。

莎拉的簽證個案交到內政部、行政上訴審裁署,如今最后的上訴結果交由內政部長決定。如果拒批簽證的決定不獲推翻,莎拉會被遣返,小里奧幾乎肯定會被送到寄養家庭

無償替莎拉處理其申請的Estrin Saul Lawyers律師樓的健康及傷殘個案專家Jan Gothard說,按照目前決定照顧者資格的規例,這個“絕望結果”無可避免,“一個小男孩沒有其他家人支持,卻不符合照顧者簽證的要求,這概念是有錯的。那條件并不考慮社會狀況,它只是一組數字、一個待填寫的表格,如果一個人不符合,他們便會被拒絕。”

目前仍有充份空間給內政部長達頓介入,“有關兒童福祉的福利政綱的首要原則,是嘗試及保存一個家庭。在這家庭的情況,拒絕莎拉的澳大利亞永久居留簽證及照顧其兒子──一個顯然需要照顧和保護的弱勢兒童──是違反這個第一原則的。”

澳大利亞唐氏綜合癥會也支持莎拉。行政總裁Ellen Skladzien說,有唐氏綜合癥和白血病的兒童需要大量照顧和支持,“我認為給她照顧者簽證是非常合理的”。

小里奧的一名醫生向行政上訴審裁署提交的信件說:“移除一名兒童的第一依附者,損害他們人生之后建立關系、調節情緒和管理壓力的能力……(小里奧的母親)一直陪伴在他床邊,是他首要及事實上唯一的照顧者。(他在她身上)獲得慰藉。當她離開時,他尋求她回來。”

Gothard說,唐氏寶寶要由出生開始接受心理及言語治療,但小里奧因患上血癌而錯失這些治療,“如果他去到寄養家庭,很不可能獲得他真的需要的介入(治療)。”

內政部發言人表示,部長若覺得個案涉及公眾利益,他有權介入處理,但部門不會響應個別個案。

莎拉在等待結果期間,一直努力嘗試忘卻痛苦的過去和不明確的將來。她說:“我每日活在當下,嘗試與里奧享受每個時刻。我嘗試不去想生活或人的不好,因為我想里奧能夠跟我享受快樂的時刻……如果我一直想公不公平或恰不恰當,我會陷入這些想法,沒完沒了。”

黑暗的時刻,莎拉說是兒子一直支持著自己,“他是我的兒子。他是我的陽光,所以他可以幫我走過黑暗。有時我覺得很傷心和抑郁和有點痛苦,我會握著他的小手,或者握著他的小腳,我會吻他、抱他,試圖從他身上獲得安慰和一點溫暖,因為他是這樣的一個天使。”

有時她會想象未來。她說:“我希望能夠看著他長大,可能在他的人生中交很多朋友。我希望跟他一起煮飯,或者出去走走。”

    閱讀下一篇

    駐尼日利亞拉各斯總領館倡議公民

    近日,中國駐尼日利亞拉各斯總領館發布倡議書,呼吁廣大旅尼僑胞、在尼中資機構,遵守中尼兩國法律,樹立“與野生動植物和諧相處&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