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局勢 > 正文

24年式“馬克沁”水冷重機槍 視為犀利的軍械

時間:2019-06-29 21:30:16        來源:

 

 

自從武器出現之后,如何能使其連續發射,是許多武器發明家的夢想。19 世紀葉之后,出現了一些使用多支槍管槍彈逐發擊發的機槍。舊中國的金陵工廠曾仿造過其中的兩種--10管加特林機槍(Gatling Gun)及4管諾登菲爾特機槍(Nordenfeldt Gun),另外較有名的兩種多管槍是哈其開斯 (HotchkISs)機槍和加得納 (Gardner) 機槍。以今日的定義而言,這些都不算是機槍,因為它們是用手轉一下扳手,擊發一次,連半自動都說不上。但是在當時由于這是惟一可以持續射擊的武器,因而被視為犀利的軍械。

英籍美國人海勒姆·S.馬克沁(Hiram S. Maxim,1840~1916),原本不是武器專家,1882年在一個朋友的勸說下開始槍械研究,這個勸說不但改變了馬克沁的一生,也改變了武器發展歷史

馬克沁從一開始就選擇動武器作為研究方向,他認為沒有人功地研制出自動武器,因此這個領域是完全開放的。到1884年,他已經提出多項專利,涵英國政府兩挺馬克沁機槍,由此開始了他作為軍火制造商的事業。

馬克沁對現代自動武器的貢獻,除了研制出第一支完全不靠外力、而利用火藥燃氣能量來完成自動工作的武器外,他的發明還在以下方面具有長遠的影響:

(1)供彈系統。在此之前,惟一有效的供彈系統是插入式彈匣,由李氏(James P. Lee)改良完成。馬克沁第一次使用了彈鏈系統,并成功地研制出對應的機構來完成進彈、抽殼、拋殼的動作,使得自動武器的火力持續性大為提高。

(2)水冷式系統。在冶金技術得到重大發展之前,他發明的水冷式系統,利用沸水在常壓下不會超過100℃的特性,使槍管在武器持續射擊時不致過熱,非常簡單有效。

(3) 證實了不須外力的自動武器的可行性,從而促進了自動武器的迅速發展。

(4) 永遠地改變了步兵戰術。馬克沁機槍號稱戰爭史上殺人最多的武器,由于馬克沁機槍的出現,使得步兵戰術大為改變。馬克沁機槍的出現與步槍膛線的普及,可稱得上是軍事史上改變近代步兵戰術的兩大重要因素。

馬克沁機槍的槍機與現代槍械上常見的槍機不同,較復雜,包括供彈、擊發、拋殼組件,而閉鎖則依賴一個肘節式的機械裝置。其原理類似于手關節(在伸直時阻力最大),即在槍彈擊發時,肘節是直的;在槍管后坐時,彎曲并提供足夠的空間使槍機離開槍管。

馬克沁機槍的自動方式為槍管短后坐式,擊發后,槍管、槍機一起后坐,推動曲柄,使曲柄順時針方向回轉,帶著槍機加速后坐而開鎖。槍管后坐到位后,在復進簧的作用下復進,槍機后坐到位后,復進簧力使曲柄反向回轉,推動槍機復進到位而閉鎖。

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即交戰各方都用本國兵工廠生產的馬克沁機槍參戰。如英國的維克父子-馬克沁公司(Vickers, Sons & Maxim)、俄國圖拉兵工廠(Tula Arsenal)、德國的德國武器彈藥兵工廠(DWM-Deutsch Waffen und Mu ni tions Fabriken),都各自生產馬克沁機槍,這也是空前絕后的。

俄國是世界上生產馬克沁機槍最多的國家,從1905年開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數量超過了60萬挺,包括各種

1917年,德國又在上述機槍上進行改良,試制成功MG08/18式馬克沁輕機槍 --這是一挺氣冷式機槍,但是還未投產,戰爭即告結束。在二戰之前,德國采納了通用機槍的戰術概念,不再生產、使用專用的重機槍。馬克沁重機槍在中國

舊中國,位于南京的金陵兵工廠,簡稱寧廠,首創于清同治四年(1865年),為兩江總督李鴻章所建,抗戰時改名為第21兵工廠,該廠自始即是中國主要制造火藥、火炮和機槍的兵工廠。光緒十五年(1889年)金陵兵工廠即仿造出馬克沁重機槍,但是當時并未進入批量生產。

1914年2月,金陵制造局仿制成功德國馬克沁重機槍,并取名為“華寧”,在生產300挺之后,于1921年停產。

1915年,大沽造船廠依照所獲得的德國新式馬克沁重機槍進行仿制,1916年仿制成功,受到海軍部嘉許,令其擴充生產。

1934年,國民黨政府從德國正式引進馬克沁重機槍的圖紙,交由金陵兵工廠生產。這一事件可從當時任兵工署制造司司長楊繼曾和兵工署技術司兼司長俞大維的年度工作報告中查出。

楊繼曾1935年度工作報告中提到:“……重機關槍寧、漢兩廠共造576挺(無加造)。謹查馬克沁重機槍一項,已將德國兵工署贈送之全套工作圖樣,交寧廠仿照改良,本年底可開始呈繳修正新品,……惟制造能力,每月可至36挺……。”

俞大維1935年度工作報告提到:“……馬克沁式重機關槍之全套工作圖樣,系由德國兵工署贈送,已交寧廠根據小項圖樣,將現造之同式機槍,陸續改制,約計十月間可交新出品……。”

仿制成功的馬克沁重機槍于1935年(民國二十四年)定型,被稱為二四式馬克沁重機槍。從1926年至1948年,共生產了35 272挺。

抗戰開始前后,兵工署曾計劃采用丹麥麥德森機槍(Madsen),該槍屬于輕重兩用的通用機槍,并設立51兵工廠專事生產。但1940年6月,全套刀具及圖樣在滇緬公路西南運輸處被炸毀,所以只好仍舊回頭生產捷克式及二四式。

二四式重機槍的序號,使用1個英文母和4位數字,到目前為止,只見到了C 字頭。據此推算,其最大數量為29 997。

但表中統計的產量超過這個數量,因此這個序號系統可能不是從開始生產即采用的。

抗戰期間,平均每月戰損119挺重機槍,生產補充量為195挺,為損失量的1.64倍。1937~1944年,僅21廠即生產了15 005挺二四式重機槍,足夠應付前線作戰需要。即使在1940~1941年間,滇緬公路被切斷,外來物資供應枯竭,一切軍械生產均面臨困境時,二四式重機槍仍維持相當高的產量。

根據“民國二十二年十二月時我國現用各種槍械一覽表”所列,當時使用的重機槍主要為卅節式 (勃朗寧機槍)和馬克沁式。生產卅節式的有漢陽、華陽、上海等兵工廠,生產馬克沁的有金陵、鞏縣、大沽、福建湖南山東等兵工廠。其中鞏縣兵工廠所生產的,稱為俄式雙輪七六二機槍,仿造俄國1910式,其槍架帶有雙輪,使用7.62×54mm R槍彈,是中國惟一生產不同口徑馬克沁重機槍的兵工廠。抗戰初期,鞏縣兵工廠改名為第11工廠,漢陽兵工廠改名為第1工廠,兩廠之間行業務調整,第1工廠的機槍交給了第11工廠,由此第11工廠開始生產卅節式重機槍。

另外兩種大量使用的重機槍是捷克的ZB-37及法國的哈其開斯。ZB-37來自生產ZB-26的捷克布爾諾工廠,在抗戰前舊中國進口了1000挺左右,部分配發給了各地的中央軍。這是一種較先進的重機槍,槍管可快速更換,采用氣冷式,使用金屬彈鏈。

1942年2月,21廠完全依照規定公差,再次對馬克沁重機槍進行改進,目的是使槍機內各零件均可互換使用,1943年11月開始出品。除槍機正身標有槍號外,其余槍機內各零件均不再標槍號,表示彼此均可互換使用。

1943年8月13日,昆明步兵訓練中心的美國駐華兵器官李查森上尉(Capt. WmW.Richardson, Jr.)提出一份在訓練中心使用中國武器的報告:“……我們一共接收了23挺馬克沁重機槍……這批槍的拋殼挺發生了很多嚴重的故障…… 一共更換了186個,其中有179個完全損壞。……另一個經常損壞的零件是擊針,一共更換了35個。……槍管部分,雖有嚴重的腐蝕情況,但是仍能滿意地使用。……”從這段記載可以看出,當時生產的各種零件在原料、熱處理上仍存在一些問題

1945年,兵工署在年度報告中提出為了適應寒帶作戰需要,應開始研究氣冷式重機槍,同時將繳獲的2 000挺日軍九二式氣冷式重機槍改為七九口徑(即7.92mm口徑)。

1946年國防部第6廳國防科學研究發展年報稱:“……我國國防重心已移向北方,為適合北方氣候起見,水冷式馬克沁重機槍實有改為氣冷式之必要。……研究結果試造完成,試射結果良好,連續射擊5 000發,效果甚佳。每分射速為650發。”根據臺灣聯勤廠的資料,該型稱為三六式馬克沁重機槍。

1947年7月,21廠受命每月制造50挺氣冷式重機槍,當年生產500挺,同時水冷式重機槍為每月300挺。1948年上半年的生產報告中稱,21廠生產了350 挺氣冷式重機槍,同期生產了1600挺水冷式重機槍。由這些數字來看,氣冷式重機槍的總共產量可能在1500挺以下。

1948年兵工署的研究發展項目42-2-22中,曾提出:“氣冷式馬克沁重機槍,經研究改良,如不用腳架,可代輕機槍用;質量由31.7kg減至15kg,其扳機位置亦由槍尾移至機匣下方,瞄準射擊姿勢可與捷克式相同。”由于1948年11 月30日人民解放軍攻入重慶,21廠被西南工業部接管,因此這個想法并未實現。

馬克沁機槍特點

重機槍配在第一線,不但能發揮火力,還有一個重大的心理激勵作用。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由于重機槍殺傷力極大,又被稱為“魔鬼的畫筆”,是交戰雙方優先摧毀的目標之一。在“淞滬戰役”中,日軍常常調用戰車防御炮來對付國民黨軍隊的重機槍。而重機槍又必然位于第一線,配屬步兵單位,因此一場戰斗下來,一個師十之八九的重機槍往往都遭擊毀。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重機槍的角色介于槍和炮之間,因此,德國的每一挺08式重機槍都配有光學瞄準鏡,還可以配裝間接射擊裝置。所謂的間接射擊,也就是如同炮兵以曲射來形成一個橢圓形的打擊區。作戰之前,需先設定好打擊區,在固定的方向設立標竿,作為瞄準方向的依據。此外,己方陣地的高度、目標區的高度、使用的彈藥、風向等,都要列入考慮因素,因此重機槍陣地的指揮官,必須進行反復的計算,以確定機槍的仰角,待敵軍一進入打擊區,立刻以猛烈的火力襲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此種功能已經逐漸被迫擊炮取代,因此二四式馬克沁重機槍沒有裝光學瞄準鏡或間接射擊裝置。

水冷式機槍只要冷卻水筒中有水,槍管的溫度就不會超過100℃。在射擊時,槍管兩端會漏一些水;所用的冷卻水也不是循環的,射擊前裝滿,作戰時隨時要在冷卻水筒中加水。實際射擊時,要打上二、三個彈帶,才會有蒸汽泄出。

裝在套筒前下方的長橡皮管是用來引導蒸汽的,將水蒸汽引入水柜中,水柜中的冷水會將其冷卻,不使它泄入到空氣中。因為在寒冷地帶,泄入到空氣中的水蒸汽會馬上形成一團白霧,不但阻擋了射手的視線,也易暴露我方重機槍陣地的位置。

二四式的槍管直接浸在水筒冷卻水中,因此水筒的密封完全靠槍管兩端密閉,如果完全封死,槍管不能自由后坐,也就不能工作;若是不封起來,槍管一旦后坐,水筒的水會大量涌進機匣。因此在槍管及助退器后端要用密封細繩繞起來,就像現今封水管用的密封帶,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以射擊時水筒不會漏水為準。

水冷式另一個問題是水源供應,連續射擊時,每打完一個彈帶,就必須加水。在沒有冷卻水的情況下,大約打二、三個彈帶,由于機件膨脹,機槍會停止工作。另外一個問題是槍管內膛,在沒有冷卻的情況下,內膛會受到嚴重磨損。而在酷寒地帶,水結冰也是一個問題,通常需加防凍劑,常用甘油或酒精來改變水的冰點。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交戰雙方也有用燒煤的套筒,加裝在冷卻套筒之外,隨時保持備戰狀態。緊急時,也可以隔一陣子就打一個點射,讓冷卻水不致結冰。

重機槍彈使用sS型重尖彈,采用船尾結構彈頭質量12.8g。一般不使用普通尖彈,因為其彈體較弱,承受不起猛烈的機械動作,容易產生故障。這兩種彈的槍口初速亦有很大差別彈道迥異,因此彈著點相差甚大。

二四式的助退器之前,裝有一個圓鐵片,這個鐵片用來遮掩助退器的火焰,使敵方無法判別重機槍的位置。喇叭形的消陷器則是用來減少槍口火焰,不致妨礙射手視線。

帆布彈帶可裝250發槍彈,裝在一個木箱中,可重復使用。在當時各國紛紛改用金屬彈鏈時,二四式并沒有使用金屬彈鏈的記錄,1948年曾試制絲織銅夾彈帶。新中國成立后,將二四式改膛使用53式槍彈(7.62×54mm R槍彈) ,彈鏈也換用蘇式的SG-43 郭留諾夫金屬彈鏈(也用于PK及PKM系列機槍)。由于二四式的供彈機構有一個壓指,在使用帆布彈帶時,槍彈抽出,彈帶可以壓平,壓指可以完全下壓,連同撥彈機構下降,夾住下一發彈,因此使用俄式金屬彈鏈時,要將彈鏈反過來,開口部分向上,使壓指可以下壓到開口槽中。

二四式的拉機柄與現代槍械不同,在上膛時是往前推的。其供彈機構由左走鈑推動,拉機柄與供彈機構并不相連,因此其供彈過程較復雜,連發裝填的動作如下:送入彈帶,向前推拉機柄,向左拉進彈帶,釋放拉機柄,再向前推拉機柄,向左拉進彈帶,釋放拉機柄。若是省略了第二個“向左拉進彈帶”的動作,機槍便只能進行單發發射了。射擊時,左走鈑后退,帶動撥彈板,使其橫向移動,將下一發槍彈送入供彈位置。

二四式的扳機是相當獨特的,一般馬克沁機槍采用壓板,左手拇指要推開保險,右手姆指壓扳機擊發。1936年金陵兵工廠采用了當時德國最新研發的扳機裝置,在雙把手前各有一垂直的連動桿,任何一邊往后拉,都可以擊發,其動作簡單且自然,當時稱為單手操作扳機,所有的二四式都采用了此項裝置。

二四式重機槍結構看上去簡單,但其實有許多小零件,尤其是槍機。像手表一樣,任何一個小零件出現故障,整槍即不能工作。因此每一挺二四式配發兩個槍機,除了序號之外,并注明A和B。若是出了問題,可以馬上更換,時間允許時,再將槍機分解,排除故障或更換零件。

新品每六挺中有一挺加配有高射接桿、環形表尺、肩托等,可改換為防空射擊之用。

二四式的腳架是個龐然大物,即便如此,如果不將腳架固定,并用沙袋增強,射擊時整槍仍會逐漸后退。為了形成打擊區,重機槍的固定是非常重要的。在實際作戰中,重機槍不像輕機槍,可以靈活調整方向,因此事前的戰場距離測量、裝定分劃都很重要,可是若是機槍位置移動了,一切準備工作都失去了作用。

腳架前方有裝防護盾的卡槽,但是舊中國并沒有制造或使用防護盾的記錄。后腳架中可裝備用槍管,水平射界支架下有備用槍機盒,坐墊下有工具盒、皮漏斗、小零件及工具等。二四式腳架仍是老式的前二后一,并有坐墊,其設計即是讓射手坐著射擊。二戰以后,戰場火力大增,各國紛紛改成前一后二的設計,取消坐墊,主要的射擊姿勢改成臥射。三六式的腳架即改成前一后二的型式。二四式腳架也可以放平,不過后腳架會卡在中間,射擊時還會振動,想來不是很舒服。

結束語

中國制造馬克沁機槍的歷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1935年,馬克沁機槍已經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但這是中國已經掌握的技術,當時雖也想改造勃朗寧及麥德森等機槍,然而世事總不如人所愿,八年抗戰中,靠的仍是二四式馬克沁重機槍。

二四式的原型是德國DWM公司1909年的出口型,其定型較晚,吸收了各國實戰的經驗,取長補短,槍機改成容易拆卸的型式,三腳架采用了德國的1916 年式。在兵工前輩們,尤其是金陵兵工廠的技術人員的努力下,二四式馬克沁重機槍成為了馬克沁機槍中最優秀型號之一,可靠性極高,與列強出品的不相上下,可稱得上一挺世界級的武器。

國民黨到臺灣之后,由于失去了生產馬克沁重機槍的21廠,同時重機槍的角色也已不太重要,沒有再行建立生產線,但隨部隊抵臺的一些馬克沁重機槍依然在第一線部隊服役。在換裝美式裝備的過程中,逐漸被勃朗寧1919A4(俗稱三○機槍)及勃朗寧M2(俗稱五○機槍)代替,二四式遂成為博物館展覽品。

新中國成立后,繼續生產馬克沁重機槍,并逐漸將其改為發射蘇聯7.62× 54mm R槍彈,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仍為第一線部隊的主力武器。后來曾經將一些馬克沁重機槍供給越南,主要作為防空用途。據美軍數據顯示,在亞洲的各次沖突中,多有二四式的參與,這也是二四式耐用可靠、效能卓著的明證。

美國在1980年代曾從中國進口了一批二四式的套件,有25挺由美國槍支制造商重新整理、制造組裝,在聯邦記載有案,目前都在民間個人收藏者手中。1986 年美國國會通過了新法令,明令禁止新機槍轉入私人手中,因此再也不會有新制或組裝的二四式機槍了。

新中國成立后,21廠改稱456廠,曾繼續生產馬克沁重機槍。由于自1953年開始引進生產蘇式武器,便中止了馬克沁重機槍的生產。血染的風采,自此成為絕響。

    閱讀下一篇

    多架殲-15在遼寧艦起飛 被稱為“

    5月2日,中央電視臺在《焦點訪談》節目中再次聚焦我國航母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