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局勢 > 正文

1965年解放軍9名戰士武裝泅渡 終成傳奇

時間:2019-07-03 17:56:30        來源:

 

 
 

10月25日,三亞警備區某連隊官兵營區外道路兩側列隊,當7名年近花甲的老人走進隊列間,官兵們報以熱烈的掌聲。這7名老人都是退伍老兵,都曾在此連隊服役。

這個連隊誕生于遼沈戰役,從林海雪原到天涯海角,歷經解放戰爭中的大小戰役。它有一個威武雄壯的名字——“南海蛟龍”。

49年前解放軍駐瓊某部9名戰士,以大無畏精神戰勝水流湍急的天險,寫下了橫渡瓊州海峽的輝煌。如今,曾先后在該部服役的36名老兵根據回憶,將這一榮耀時刻寫入連隊歷史,編撰冊,謂之《南海蛟龍》,送給新一代中國軍人,以期傳承鐵血軍魂。

敢為人先

試水武裝泅渡

鐘振國,該連老兵之一,1969年入伍,直至1987年退伍轉業,他將最美好的年華灌注在南海之濱。他也是此書的主要編寫人員之一,7年前,他率先做起了連史的編撰。

49年前的9名戰士,此時或已辭世、或失聯,幸遇鐘振國綜合此前眾位老兵口述,與記者談起了波瀾壯闊背后的花絮。

“1964年,全軍舉行大比武,海南軍區獲得武裝泅渡第一名,載譽而歸,而在比武中受挫的兄弟部隊重整旗鼓,誓要再與我們一爭高下,并傳聞準備試渡瓊州海峽。”鐘振國說,“這一消息引起了當時軍區領導的重視,他們感到,在未來的反侵略戰爭中,若海峽被封鎖,及時將情報送出將會是一項重要而艱巨的任務。”

瓊州海峽兩岸之間的最近距離為32公里,海峽中間為一條狹窄的海溝,水流湍急,流速最高時達到每秒2至4米,自古以來被視為天險。

“據傳解放海南島時,瓊崖縱隊交通員曾靠幾個椰子做漂浮工具順水飄過海峽,將情報送至大軍手中。”鐘振國告訴記者,那一次,軍區領導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在無泅渡工具的情況下,靠人力打通海南與大陸間的聯系。

是年十月,海南軍區所屬各偵察分隊抽調了數十名偵察員匯集海口,準備試渡瓊州海峽。

未雨綢繆

天塹兩度阻撓

記者在鐘振國的幫助下,終于與當年的9名泅渡戰士之一的黃克光取得了聯系。在記者說明情況后,電話那端傳來了蒼勁有力的聲音

“在1965年9月29日之前,我們已進行過兩次武裝泅渡,都沒成功。1964年12月的一天,由駐海南4個部隊的偵察連組成近百人的橫渡大軍,集結在白沙門,迎著浪頭沖進海里。但是大多數人都被巨浪拍回岸邊。”黃克光回憶說,當時他的水性還不是很好,經一番風吹浪打,海水都喝飽了,被抬回去吐了一大盆。

時隔一年后的1965年8月,榆林要塞區(現三亞警備區)某部挑選出最優秀的二十多名偵察員趕赴海口,經過數天準備,入水點選在澄邁角(今海口觀海臺附近)。戰士們全身涂上了凡士林以增強保暖,手腳皮膚裸露處搽上藍汞水以防鯊魚,水壺里灌上綠豆湯摻雜茅臺酒,懷揣一個水煮蛋。

清晨6時,偵察兵水面,幾艘運輸艇在外圍保護。經過6個鐘頭,諸人已游過海峽的三分之二,對岸清晰可見。大家決定暫停前進,先進食補充體力。熟料,由于他們處在海峽深溝邊緣,在退潮激流的沖擊下,被拉回了中間線。

時間漸漸逝去,渡海戰士們此刻已是精疲力竭。下午6時,眼見暮色降臨,武裝泅渡只得作罷。

九龍過海

書寫國人歷史

1965年9月29日早上6時整,黃克光一行9人,再從澄邁角下水。當時每人身著軍裝,頭戴軍帽,身上攜帶4枚手榴彈、一支手槍、100發子彈、一把匕首、一雙解放鞋,一個裝滿開水的水壺和熟雞蛋,總負重逾5公斤

“大約游了一萬米,我們發現自己游進了一個大約九千米寬、流速每秒一至二米的激流,只見涌浪一個接一個撲來,仿佛張開血盆大口的巨鯊要把我們吞噬……”

“只有豁出去了。”黃克光接著說,“那天,我正患感冒,加上橫渡時手榴彈背帶的摩擦,把胳肢窩磨破了一層皮,海水一泡,每游一下就像刀子扎似的鉆心疼痛。”

10時50分時許,黃克光他們闖過了這一段激流。“此時,大家稍加放松,自由踏浪,還有帶頭唱起了《我們走在大路上》等革命歌曲,一時大伙激情澎湃。”游至3萬米距離時,黑云密布,雨點落下,只見海風呼嘯,風力增大至四級,海浪打得人睜不開眼。

“要么半途而廢,要么游向對岸,這是考驗意志,考驗毅力,考驗勇敢時候了。最終戰士們沒有一個人上船。為了勝利,我們互相勉勵,保持隊形向前游去。”

下午2時30分許,勝利的時刻到來了,黃克光他們9人終于到達目的地,在雷州半島的朋寮角登岸。歷時約8小時30分。

部隊給參加泅渡的隊伍集體一等功,稱他們是“征服瓊州海峽九蛟龍”。他們分別是:海南籍的黃克光、黃信雄、葉樂濃、吳夢芳、賴天仕;廣東籍的羅盤玉、鐘九奴;湖南籍的龍定祥;河南籍的羅玉寶。其中黃信雄、葉樂濃榮立個人二等功,其他人榮立三等功。

據《海南軍事志》記載,“196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參謀長羅瑞卿大將第三屆全國人大會議上,將這一武裝泅渡的訓練、首次征服瓊州海峽天險的訓練成果,向全體會議代表作了報告,受到全國人大代表的贊揚。”

后無來者

武裝泅渡終成傳奇

藍文新,鐘振國的同期戰友,時任榆林要塞區偵察科長,后升任某部副師長,也是《南海蛟龍》一書的編寫人員。他告訴記者,入伍時,武裝泅渡瓊州海峽已在軍中被廣為傳頌。

他透露,其實在1965年9月29日泅渡后,軍中還曾組織過一次武裝泅渡。

“只是這一次,天公不作美,當他們游至海溝急流區,已能清晰看到岸邊漁船上的裊裊炊煙,但是水流阻力太大,個別人因排尿困難影響動作,被潮水拽離隊伍,軍心受挫,見此情景,軍區偵察處長只好鳴金收兵。”藍文新說,后來的4年里,除當時的班長黃信雄外,其余8人都陸續退役或被調離,49年前的壯舉逐漸被時間慢慢淡忘。

1988年3月21日,20歲的北京體育學院游泳專業女學生李文華,耗時逾9個小時,成功橫渡瓊州海峽。隨后幾日,一些報刊刊稱“中國人第一次橫渡瓊州海峽的紀錄終于誕生了”。

由于這個不準確的說法,海南軍區政治部當即致函各報:“事實是,早在1965年9月29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海南某部的9名偵察兵,便在負重槍支彈藥10多斤的情況下,完全依靠人類自身的力量,首次征服了瓊州海峽。隨意斷定李文華橫渡瓊州海峽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是不負責任的。這樣寫,把中國人征服瓊州海峽的歷史推遲了23年。”

據了解,當時李文華等人橫渡時,擁有更好的裝備,橫渡的最好成績近9小時,而且在不負重情況下。而黃克光他們每人負重10余斤,所需時間更短,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談起這段往事,黃克光倒是顯得格外豁達,“歷史不會因時間而改變,但他們的報道也再現了我們當年的艱辛和輝煌。對此,我還得衷心祝賀李文華、張健、糾延紅他們的成功,正是他們開拓了體育運動領域再次引出當年的傳奇。”

    閱讀下一篇

    東部戰區陸軍成立大會舉行 廖可

    陸軍精銳攥指成拳,改革強軍威震東南。1月底,東部戰區陸軍成立大會在福州隆重舉行,這是貫徹落實習主席改革強軍重大戰略的實際舉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