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內戰 > 正文

窮途末路還昏招頻出不斷作死的兩個帝國,損人不利己的金夏戰爭

時間:2019-06-08 23:15:19        來源:

 

QQ圖片20190607182014.png

本文大約有六千二百字,從金國與夏國的最初接觸到建立友好關系開始解析,分析金夏交惡的種種原因,以及兩國反目而引發戰爭的史實,解讀一下在蒙古鐵蹄之下茍延殘喘還昏招頻出的兩個帝國的窮途末路。

1,金夏關系的建立與天會和議

金國與夏國的初步接觸是因為遼國,金天輔六年、夏元德四年【1122】三月,金國追擊遼天祚帝,夏崇宗李乾順派軍隊五千去支援遼帝,并集結大軍在邊境嚴防金軍過界。

當年五月,李乾順又派遣李良輔率軍三萬去天德增援遼軍,先勝后敗,被金都統完顏斡魯和完顏婁室擊敗在宜水,夏軍大敗,死傷數千,退走野古之時,又遭遇河水暴漲,“漂沒不可勝計”。

雖如此,金天會元年、夏元德五年【1123】正月,李乾順再次發兵救援遼帝,并邀請遼帝來夏國避難。

金國雖然在和夏軍的對戰大勝,卻并沒有乘勝反擊,而是主動秦遣使與夏國議和,想把夏國從遼國方面爭取過來。

金國拋出的條件簡單:其一,要夏國以事遼之禮事金,向金國稱臣納貢;其二,如果遼帝逃亡西夏,夏國要把遼帝執送給金國。如果答應這兩個條件,金國會對夏國割地酬勛。

對于李乾順來說,通過和金國的幾次軍事接觸以及當前局勢看,夏國根本沒有實力與金國抗衡,遼國也窮途末路。經過幾許糾結,李乾順選擇依附金國。

金天會二年、夏元德六年【1124】,夏、金二國簽訂天會和議,西夏“以事遼之禮稱藩”,金國“割下寨以北、陰山以南、乙室耶刮部吐祿濼之西”賜給西夏。

自從天會和議簽訂后,夏國和金國建立起友好睦鄰關系,雖然雙方都不信任對方,互相提防,各有各自的盤算,夏國也趁著金國的擴張順勢侵占了遼國和夏國接壤的地盤,從而和金國直接相鄰。

又趁著宋金戰爭,使夏國邊境線向南推進數十里乃至于百里以上,金天會五年、夏正德元年【1127】,金國也迫于形勢把陜西北鄙界鄰夏境的地區全部讓給夏國。

李乾順又趁亂奪取宋國城寨擴大自己的疆域,西夏最大的疆域就是在這個時候的。金、夏的邊界沖突也在北宋滅亡后、金國內不斷的情況下逐漸趨于平和,兩國正式進入蜜月期,使節來往頻繁政治上相互支持經濟文化互通交流,這種友好的來往一直到蒙古崛起。QQ圖片20190607182029.png

2,金夏交惡的內因和外因

從金天會二年、夏元德六年【1124】的天會和議到金大安二年、夏皇建元年【1210】金、夏關系破裂為止,金、夏雙方維持了86年的宗主關系。

金、夏交惡的原因有很多,可以分為內因和外因。

內因之一就是邊界貿易的榷場問題,金、夏關系友好時,金國就開放榷場,進行頻繁的貿易交往,如果金、夏有摩擦,金國無利可圖,就以邊界不安為由關閉榷場,停止貿易。

對于榷場貿易依賴性很強的西夏來說,榷場關閉的時間越長,國內遭受的損失就越大,為了迫使金國開放榷場,只能采用軍事手段,越是如此,金國就越喜歡對夏國來經濟上的封鎖。

金大定十二年、夏乾祐三年【1172】金世宗完顏雍以邊患為由罷保安、蘭州榷場,夏國多次上書請求開通二處榷場,金國均置之不理

金大定十七年、夏乾祐八年【1177】九月,夏國入侵金麟州,擊退金兵,劫掠一番毀城而去,直到金明昌二年、夏乾祐二十二年【1191】西夏再次上表請開二處榷場,金章宗完顏璟才允許恢復關閉了25年之久的兩處榷場。

除了榷場問題,還有邊界沖突問題,從兩國建交初期就隱藏著邊界領土問題,多次因為爭奪遼宋故地而發生沖突,例如1126年夏軍按照約定攻取天德、云內、武州等地,但被金國強行奪走;1133年宋將折可求以豐州、麟州、府州歸金,1139年夏國攻陷府州;1142年金國晉寧軍犯府州,夏軍就攻打晉寧軍報復······

雙方還都有相互叛逃對方的事情發生,但是,這些種種因都沒有外因來的破壞性大,直接破壞金、夏聯盟的導火索就是蒙古入侵西夏,夏國求援金國,金國拒絕救援,導致兩國反目成仇,內因加上外因、新仇舊恨致使兩國關系迅速惡化。

金大安元年、夏應天四年【1209】三月,鐵木真第三次入侵西夏,從黑水城和兀剌海城西進入夏境,破兀剌海城,陷克夷門,圍困中興府,李安全連續派遣使者向金國求援。

當時金國衛紹王完顏永濟才繼位不久,面對夏國的求援,金國大臣都有唇亡齒寒的趕腳,勸諫他: “西夏若亡,蒙古必來加我,不如與西夏首尾夾攻,可以進取而退守。”

但是愚蠢的永濟拒絕了,他無視天會和議金夏聯盟,認為夏國和蒙古都是金國的敵人,兩個人互毆正好相互削弱,來減輕金國的外在威脅,“敵人相攻,中國之福,何患焉?”

外援無望的李安全向蒙古獻女求和,蒙古解圍退軍,金、夏矛盾再也無法粉飾,終于在金大安二年、夏皇建元年【1210】八月拉開序幕,展開了金、夏二國曠日持久的愚蠢內耗戰爭,金國與夏國的聯盟正式破例。QQ圖片20190607182041.png

3,愚蠢而損人不利己的金夏戰爭

金大安二年、夏皇建元年【1210】八月,夏襄宗李安全因為怨恨金國,發兵萬余騎,攻打金國葭州【陜西佳縣境內】,正式拉開金夏真正的序幕。

隨即在次年【1211】七月,夏國再次發生宮廷政變,夏襄宗李安全被廢殺,宗室李遵頊自立為帝,是為夏神宗。

而金國也面臨蒙古的大舉進攻,接連的丟城失地,損失慘重,夏國新帝李遵頊自詡看透了金國的軟弱本質,開始頻頻發動對金戰爭,企圖通過劫掠金國擺脫國內的經濟困境。金夏兩國的未來要在完顏永濟、完顏珣和李遵頊三只蠢貨手中走向內耗滅亡之路。

金大安三年、夏光定元年【1211】七月,李遵頊才繼位不久,就派騎兵萬余包圍金國的東勝城【今內蒙自治區托克托】,金國派遣西南路馬軍萬戶紇烈古鶴壽救援,才解東勝城之圍。

當年十一月,趁著蒙軍攻擊金國中都之際,李遵頊再次發兵,攻陷金國的涇州【今甘肅涇川北】、邠州【今陜西彬縣】。

金崇慶元年、夏光定二年【1212】三月,金國主動冊封李遵頊為夏國王,想緩和與夏國的關系,但是李遵頊并不領情,繼續推行依附蒙古侵擾金國的政策,戰爭規模還越發擴大。夏軍再次發兵攻打金葭州【今陜西佳縣】,被金延安路兵馬總管完顏奴婢擊退。

金至寧元年、夏光定三年【1213】六月,夏軍攻占金保安州【今陜西志丹縣】,圍困慶陽府【今甘肅慶陽市】,被知慶陽府蒲察鄭留擊退;八月,夏軍攻破金邠州【今陜西彬縣】,就在這一個月,金國反生宮廷政變,衛紹王永濟被廢,九月,金宣宗完顏珣繼位。夏國趁著金國內亂,在十一月襲擊會州【今甘肅靖遠東北】,被金國都統徒單丑兒擊敗,十二月,夏軍又攻陷鞏州【今甘肅隴西縣】。

金貞祐二年、夏光定四年【1214】七月,李遵頊派遣使者攜帶“蠟書”去南宋西和州【今甘肅西和縣西】巖昌寨,想聯絡宋國夾攻金朝,宋制置使董居誼擔心有詐,根本沒有向朝廷奏報。八月,李遵頊親自率軍劫掠慶原、延安諸州。

金貞祐三年、夏光定五年【1215】正月,攻打金國環州、積石州,被金都統姜伯通擊退。十月,夏軍攻陷金臨洮,但不久又為金軍奪回,金軍斬殺城中西夏內應二十余人,又夜襲夏營,夏軍大敗而回,在定羌州等地也被金軍所敗,李遵頊企圖奪取長安的戰略目的破滅。

金貞祐四年、夏光定六年【1216】九月,夏軍聯合蒙軍進攻金國延安、代州等地,又進犯潼關,金西安軍節度使尼龐古蒲魯虎戰死,潼關陷落,十一月,李遵頊趁勝發兵四萬攻打金國定西城,被金國元帥右都監完顏賽不擊敗,十二月,金國兵分二路反攻西夏,一路由右監軍陀滿胡土門和延安總管古里甲石倫率軍攻打夏國鹽州、宥州、夏州,一路由慶陽總管慶山奴、知平涼府移剌塔不也率軍攻打夏國威州、靈州、安州、會州,李遵頊分兵抵御,金軍也沒有達到預期目的。

從金夏聯盟關系破裂到現在,金國一直處于被動防御狀態,這幾年純屬李遵頊搞不清局勢一直在作死,但是從貞祐四年開始,金國改變態度,從防御的態度轉變為主動進攻,徹底被拖進戰爭的泥潭中。QQ圖片20190607182054.png

4,四次議和未遂與面子問題

金興定元年、夏光定七年【1217】正月,李遵頊率軍三萬配合蒙軍從三門、析津北渡黃河攻打金平陽府【今山西臨汾市西南】,金尚書右丞胥鼎調絳州、解州、隰州、吉州、孟州五州之兵夾攻蒙夏聯軍,大敗之,夏軍退走寧州,又遭到慶陽總管慶山奴的伏擊,大敗。

面對夏國依附蒙古屢屢牽制金國西部的問題,金國非常苦惱,金宣宗也有議和的想法,想把夏國與蒙古撕裂開來,但是金右都監慶山奴認為夏國肯定不肯議和,我們要先提出來議和的事,必然被他們欺辱。金宣宗礙于面子也猶豫不定。

夏國的李遵頊聽說了金國有議和的傾向,他自己也尋思,自己這些年聯蒙伐金一點好處都沒撈到,還被蒙古占了老大的便宜,自己蒙受更大的經濟損失,如果能與金國議和也好,最少開通互市改善一下經濟匱乏的局面啊!

因此,李遵頊也嚴令將士不要侵犯金國邊界,等著金國提出議和,結果等啊等啊,不見金人來說議和的事,他自己又按耐不住就在七月份,再次攻打金國黃鶴岔,被金右都監完顏閭山擊敗,轉頭又攻打羊狼寨,不勝而退。

本來金宣宗還對議和猶疑不定,是顧及面子還是不顧及面子,結果李遵頊個二貨一仗把金宣宗的猶疑打散了,看看夏國的態度,議和個鳥啊!打他丫的。

這時候鐵木真正準備西征花剌子模,要求夏國出兵,李遵頊拒絕了,當年十二月,鐵木真再次圍困夏都中興府,李遵頊嚇得把太子李德任留守京師,他逃到西涼【靈州】避難,直到蒙古軍退,才回到京城。QQ圖片20190607182136.png

李遵頊遭受如此驚嚇,痛定思痛,這貨決定改變策略,金興定二年、夏光定八年【1218】三月,主動給金國寫信,請求議和,緩和關系,希望恢復榷場互市,但是金宣宗認為不是李遵頊的本意,不予理會。

如果此時金國接受夏國的和議,兩國互為援助,尚有可為,可惜,金宣宗完顏珣疑心李遵頊的誠意,根本沒有派人與夏國接觸,就硬著頭皮拒絕了。

金興定三年、夏光定九年【1219】二月,因為金國準備遷都長安,派左都監赤盞合喜以重兵備鞏州,李遵頊擔心金國有所圖,就令樞密都招討使寧子寧、忠翼去四川與宋將商議聯宋侵金,相約攻打金國的秦州、鞏州,宋制置使聶子述讓利州路安撫使丁焴回信表示同意,但是,聶子述尋罷職,聯夏攻金事遂作罷,夏國等了半天也沒等來宋軍。

閏三月,李遵頊再次請和,金國懷疑有詐,以為是夏國的緩兵之計,再次拒絕和議,夏軍遂襲葭州通秦寨,俘殺刺史紇石烈王家奴。但是在十一月,夏國又歸還之前俘虜的金國嵐州倉使張祐,看著又有議和的誠意,但兩國都是如此反復,誰也不敢相信誰,和議難如登天。李遵頊這貨的行事也的確很難令人信任,簡直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金興定四年、夏光定十年【1220】正月,寧子寧再次寫信宋國,宋國丁焴兩次回信都說合兵攻金,就是不見宋軍出動,寧子寧回信責丁焴失期。四月,金慶山奴侵宥州,夏軍敗,金軍獲雜畜三千余退軍。QQ圖片20190607182149.png

五月,宋國的四川宣撫使安丙回信商量宋夏同時出兵侵金。八月,夏軍破金會州,守將烏古論世顯投降,郭祿大、郭蝦蟆兄弟被俘,因為善射,夏軍想收服郭氏兄弟,就關押起來。

會州陷落,金宣宗大為震動,命陜西行省與夏國議和,金國放低了姿態,表達了誠意,可惜,這會兒李遵頊又傲嬌起來,他正和宋國合謀夾擊金國,自然不許議和,進圍定西州,與節度使烏古論長壽【世顯兄】戰,用烏古論世顯來脅迫其兄長壽,長壽不為所動,擊退夏軍。

九月,夏軍破西寧州,再圍定西州,又派遣寧子寧、嵬名公輔率兵二十萬攻打金鞏州,宋國安丙派遣張威、王仕信率兵攻鹽川鎮及定邊城,會合在鞏州城下,相約夏軍野戰,宋軍攻城,金行元帥府事赤盞合喜拒之,一天十余戰,夏軍大敗,副將劉押、甲玉被俘。

十一月,宋國安丙再約夏軍攻金秦州,夏國不理睬,宋將程信遂退軍。金國被俘的郭祿大、郭蝦蟆兄弟換裝逃跑,郭祿大被殺,郭蝦蟆逃回金國,后來成為一位抗蒙名將

金興定五年、夏光定十一年【1221】三月,蒙古木華黎由東勝州渡過黃河途經夏國攻金,要求夏國出兵配合,夏國河西諸堡都投降木華黎,八月,驚懼交加的李遵頊沒辦法,讓監府塔海宴請木華黎,又派塔哥甘普率軍五萬聽從木華黎指揮QQ圖片20190607182202.png

九月的時候,李遵頊派兵入宋鳳州,請求會師伐金,宋國以夏人無信拒絕。十月,木華黎攻打綏德,又令夏國增兵,李遵頊再派大將迷仆領兵配合,十一月,迷仆包圍安寨堡,被金知延安府事完顏合達夜襲,夏軍大敗,潰走四十里,墜崖死者不可勝計。十二月,金國聯合諸蕃族討伐夏國,李遵頊聽說后,先下手攻打溪哥城諸蕃,金國的邊境被夏軍破壞的很嚴重。

金元光元年、夏光定十二年【1222】,二月,夏軍攻破金國大通城,金國爭奪,大敗夏軍,夏軍“入河死者不可計”。六月,蒙古假道攻金,李遵頊同意配合南下,十二月,夏軍從葭州進攻金陜西,在質孤堡被金蘭州提控唐括昉擊敗。

金元光二年、夏光定十三年【1223】,正月,李遵頊以步騎十萬隨木華黎圍攻金國重鎮鳳翔府【陜西鳳翔】,見圍攻失利,夏軍不經蒙古同意就擅自退軍。四月,李遵頊派太子李德任率軍攻金,李德任勸諫他爹應該與金國議和,李遵頊懟太子,李德任見他爹冥頑不靈,寧愿自己出家不做太子也拒絕出兵,李遵頊大怒,把兒子囚禁在靈州。

七月,李遵頊派人劫掠積石州【青海貴德縣】,十月,鐵木真為了懲罰夏國擅自退兵的事,圍困積石州半個月,聽說金國出兵抄后路才撤軍。十一月,金國的郭蝦蟆攻打會州,夏國軍民震恐,全部投降郭蝦蟆,被夏國奪走四年的會州又回到金國手中。

這一年,夏國遭遇春旱,饑民相食,李遵頊仍然不顧國人死活一意孤行,集十二監軍司攻打金國鞏州,引起朝野上下的不滿,御史中丞梁德懿為此上書勸諫,被已經瘋魔的李遵頊罷免。

同時,蒙古的鐵木真對于李遵頊的表現也非常不滿,多次派人示意他退位,光定十三年【1223】十二月,李遵頊被迫禪位,傳位給次子李德旺,自己當太上皇,他的退位終于讓金夏戰爭也告一段落。QQ圖片20190607182121.png

5,滅亡前夕的金、夏正大和議

金夏戰爭首尾一共13年,戰事頻繁,幾乎年年都有戰事,而奇葩的是,兩國雖然交戰,但是照樣派遣使者,通使如故。

金夏戰爭給兩國帶來了嚴重的后果就是“精銳皆盡,兩國俱敝”,各自把自己的精銳消耗殆盡,軍事力量大幅度被削弱,為蒙古消滅他們創造了有利的條件,讓蒙古成為這場戰爭中最大的受益者。這才叫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金國從開始的妥協、被動防御到主動出擊,雖然期間兩國都有和談的意愿但都沒有實現,直到金哀宗繼位迫于蒙古的壓力才倉促結盟,已經太晚了。

金正大元年、夏乾定二年【1224】,金哀宗完顏守緒、夏獻宗李德旺,這兩位新皇帝認識到長期的開戰對雙方都不利,只有聯合起來才能抵抗蒙古的進攻,保全自己的國家,因此,雙方都極力議和。QQ圖片20190607182109.png

金哀宗派遣趙秉文出使西夏,八月,夏國派使者李仲諤、羅世昌等赴金商量議和事宜,十一月,金夏和議達成,夏以兄事金,各用本國國號,遇到外患互相援助,從前的君臣關系成了平等的兄弟關系,同年十二月,金夏恢復互市。

雙方不管多么有誠意,但已經為時太晚,十多年的戰爭,給資源貧乏的夏國帶來很多負面影響,國力損耗、財力枯竭,還淪為蒙古的戰爭機器,征發人力、物力疲于奔命。

又因為連年征戰,夏國的兵力都集結在外,造成他本土邊境的空虛,導致后來面對蒙古鐵騎毫無招架之力,甚至連周邊的少數民族也無力抵抗,光定元年【1211】時,黑塔坦王白廝波趁機攻打西夏,略河西州郡,夏國與之交戰反而大敗,被掠一個偽公主而去,夏國答應向他們稱臣,黑塔坦才退兵。

黑塔坦的祖先與女真同類,分黑白二種,是蠻夷中最賤的,夏國竟然向他們稱臣,可想而知夏國當時的國勢如何。

對金國來說,長期被牽制大量兵力,導致不能專心對付主要敵人蒙古,被迫兩線作戰,就算現在幡然悔悟也悔之已晚。

誠然,金夏戰爭的最初是金國犯蠢,違背盟約不救援夏國,但是接下來就是夏國李遵頊的責任更大,他的智商并不比李安全高多少,充其量就是個會讀書的愣子。金、夏兩國皇帝比著犯蠢,一直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最終把自己的國家作死。QQ圖片20190607182215.png

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