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五長制"助力"大城眾管" 將在重慶全面推行

時間:2019-06-04 10:22:49        來源:

 

5月24日,渝區人和街人和花園,巷長們正在巡街。本版圖片均由記者龍帆攝

5月24日,渝中區的巷長正在檢查小區環境

榮昌區,昌州街道板橋社區巷長、樓長正在幫助居民一起拆除屋后過道上的棚。

核心提示

城市管理的水平要提高、方式要優化、功能要完善、效果要提升,重慶提出“大城細管”“大城智管”“大城眾管”3條渠道。

城市要管好,必須靠大家。我市部分區縣已在試行“大城眾管”中的一種創新方式——“五長制”。市城管局表示,“五長制”將在全市全面推行。

“五長制”是什么?即在一定區域內,從群眾中選出街長、路長、巷長、樓長、店長,分別對街道、道路、背街小巷及樓棟、臨街門店進行管理,力爭達到“大城眾管”的目的。

“五長”們大多來自于對城市管理“有熱情”的基層群眾。但是,僅憑一腔熱情,并不能解決城市管理中的所有問題

能否從頂層設計出發,通過權力下放、多部門協調管理等方式,確保制度持續有效運轉?這才是“五長制”在全市推行的關鍵所在。

去年11月,“2018中國幸福城市論壇”在廣州舉行。論壇上,渝中區憑借推行“五長制”,獲得了2018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最佳管理創新范例。

渝中區獲獎是有理由的。該區從2018年5月開始推行“五長制”,半年后,在城市管理方面就交出一份滿意的績單——

道路清掃保潔率和垃圾無害化處置率達100%;規范設置便民商攤1080個,取締違章占道攤點2萬余個;清理“僵尸車”等各類占道車輛1580臺,整治橫幅、違規小廣告、亂張貼、違規字牌等326起;涂裝人行天橋、立交橋3.5萬平方米、整治防撞欄桿1038米、人行護欄1.3萬米……

除了渝中區,城市管理中推行“五長制”的,還有榮昌區、九龍坡區、南岸區、萬州區等。

市城管局透露,因這些區縣推行“五長制”取得較顯著成效,擬在全市范圍內推行這一制度,以助力“大城眾管”。

“五長制”前身是“街長制”

“五長制”的前身,是榮昌區率先推出的“街長制”。

2016年,根據深化城市管理體制改革的要求,榮昌區提出,要以“繡花”功夫提升城市管理精細化水平。為此,榮昌區城管局牽頭制定“街長制”方案

在制定“街長制”具體方案時,有一個細節讓榮昌區城管局印象深刻。

當時負責起草文件的工作人員回憶說,制定方案幾易其稿,最后交到區委書記曹清堯手中后,卻被退回。理由是,方案中街長的人選不合適。

“最初方案,是由各相關部門、處室領導擔任街長。但區委書記卻反對這點。”這位工作人員說,曹清堯當時表示,各部門、處室領導,要負責的事情很多,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在街道、社區。而“街長制”的本質,應該是權力下放,讓更多市民參與到城市管理中,及時、準確地發現問題,才能有好的效果。

按照這一要求,榮昌區城管局對原方案進行了修改,最終在2017年初,有了“街長制”的具體實施細則。

根據當時的規定:榮昌區全區設總街長1名,由區政府分管副區長擔任,負責全面推動街長制改革;在城區下轄2個街道辦事處設置片區街長,由辦事處主要負責人擔任,負責處理片區內城市管理重點、熱點和難點問題;城區內每條街道設置路段街長1名,負責每條街道的日常管理工作,同時設街長辦公室,對街長制改革進行綜合統籌,協調解決街長制推進過程中出現的矛盾和問題。

為避免重復管理,榮昌區將公安、環保、水務、交通等21家職能部門納入街長制管理體系。同時,該區還梳理各部門權責清單,將原有327項城市管理職能整合為128項,明確了各部門責任界限。比如,區水務局負責供水管網設施、管理消防栓等工作;區經濟信息委負責電、氣管網及通訊管線設施管理等工作;區財政局負責街長制經費保障和資金使用的監督管理等工作。

同時,為確保市民訴求及時得到解決,該區對各相關單位的“街長制”管理工作進行考評,考評結果納入全區經濟社會發展實績考核。采取一月一考,每月兌現獎懲。各級“街長”工作不認真,處置不當,作用不發揮或相互推諉的,啟動問責程序,嚴肅處理。

“基層路段的街長,不是誰都能當。”榮昌區城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各路段“街長”候選人,至少要符合兩個條件:熱心公益事業、有充足時間(年齡不作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為確保路段“街長”熟悉情況,各路段“街長”均按照就近原則選出。他們住在自己負責的街道、樓棟附近,更清楚周邊的城市頑疾,成為城市管理工作的“代言人”。

這一制度實施約半年,榮昌區城市管理民意調查中,群眾的滿意度較高。

鑒于成效明顯,2017年8月,榮昌區將“街長制”作為城市管理的亮點工作上報,得到市級有關部門肯定。隨后,不少區縣來榮昌區“取經”,并在“街長制”基礎上創新城市管理模式,在各自轄區內推行。

“五長”一天做些什么

葉兆奎是榮昌區昌州街道板橋社區板橋路的一名樓長。每天,他都要巡視自己負責的區域。

“老葉,幫我們去把那邊那個棚棚拆了喲,過上過下,擋事得很。”一位居民見到葉兆奎就說。

葉兆奎答應了。他叫上在附近巡邏的李成富,找到那個違規搭建的三角形“棚棚”,一起拆了起來。

“哪怕只是讓我裝個燈泡,我也要做。因為我是我們這個地方的‘服務員’嘛。”葉兆奎說,自己要管的事還有很多,比如居民樓的環境衛生、垃圾處理、園林景觀等涉及城市管理的問題。只要是自己負責區域內的,都由他解決或上報相關部門。

其實,每一個“五長制”的工作人員,都有這些職責——他們不僅是“服務員”,也是城市管理的“聯絡員”“宣傳員”。

“聯絡員”要解決居民“遇事不知找誰”的問題。要求“五長”們時刻與居民聯系,了解其訴求和問題,及時與相關部門聯系,自己不能解決的問題要及時上報。

袁茂林是渝中區大坪正街社區單巷子的巷長。以前,大坪小學門口的單巷子,小面攤占道經營,小餐館烏煙瘴氣,影響街道美觀,對學校用房也有極大的安全隱患,居民意見很大

為此,袁茂林與該地其他“五長制”工作人員一起,收集周邊居民意見,匯總后上報給安監、食藥監、環保、教委等相關部門。經過兩個多月集中整治,單巷子片區調整了16家門面的經營方向,占道經營現象消失,街道也不再油膩,恢復白凈。

“宣傳員”的職責是向市民宣傳城市管理的相關法律法規、具體舉措,讓居民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九龍坡區渝州路航天小區是一個老小區,共有313個店鋪。該區推行“五長制”后,這些店鋪便設置了28名店長。每個店長的門口,都掛有“城市綜合管理店長”公示牌,標識了“店長”名字、聯系電話和職責范圍。

“作為店長,首先要以身作則,注意自己攤位前的衛生等。同時,發現周邊有垃圾、亂停車和安全隱患還要及時制止協調。”28名店長之一的杜光惠說。

“五長”碰到大事怎么辦

“五長制”的工作人員中,基層群眾占大多數,其中有不少是退休市民。他們會參與到城市管理工作中,很大原因是“有熱情”。

比如葉兆奎。他平時就喜歡幫別人,群眾基礎好。“五長制”出現后,他希望借此機會,為大家做更多事。當然,樓長每月會有少量補貼,社區也為他們買了保險。

但如果每個“五長”僅憑一腔熱情,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比如部分市民、商販溝通協調難,大型事務自己無法處理等。

為此,“五長制”從頂層設計出發,通過權力下放、多部門協調管理等方式,確保制度能持續、有效運轉。

比如,榮昌區城管局承擔的城區環境衛生、園林綠化、戶外廣告等8個方面的管理工作,共109項職能職責,均下放到所屬鎮街。同時,該區將48名市政管理人員和相應工作經費一并下沉,實現權隨事走、人隨事調、費隨事轉,解決了基層部門“有責無權”的尷尬局面。

同時,該區城管、公安、消防、環保等部門,給每位“五長制”基層工作群眾提供了一個對接人。如果在日常工作中遇到問題,他們可直接聯系相關對接人,以便及時解決問題。

“我們每天比以前要多接幾十個電話!”榮昌區城管局工作人員肖舒予回憶,剛開始實施“五長制”實施時,單位各部門電話多了很多,一天至少要接30多個

這一狀況持續了近兩個月。隨著該區職能部門逐步適應了忙碌,城市管理問題數量也趨于穩定。

渝中區則建立了“五長制”工作聯系會議制度,定期收集、研判、部署、協調、解決城市綜合管理相關問題。

根據規定,該區的街長每周要召開1次碰頭會,每月組織召開工作例會不少于1次,路長每月組織召開工作例會不少于2次,巷長、樓長不定期組織召開工作例會、院壩會或座談會,及時協調、解決城市綜合管理相關問題。

“在日常工作中,‘五長’們如果發現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可立即在微信工作群中匯報,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也會立刻分派任務,解決問題。”渝中區上清寺街道街長艾正兵表示,包括城管執法、社區巡防、平安志愿者、文明勸導等隊伍,都會參與到日常的城市管理中來。

萬州區的做法與之類似。該區建立了巡查履職工作臺賬,要求“五長”按期召開工作例會。同時,萬州區還指導各街道制作樣式、材質統一的城市綜合管理信息公示牌,把“五長制”信息亮出來,為市民提供便捷投訴咨詢服務。

各地推行須因地制宜

在2018年11月,渝中區“五長制”獲得2018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最佳管理創新范例,但是,這并不代表所有區縣都要“生搬照抄”。全市在推行“五長制”的過程中,各區縣也在結合自身情況,因地制宜、不斷創新。

比如,南岸區根據自身情況,將“五長”設定為街長、路長、院長、樓長、小區長,配置人員1729名,并整合城管執法、市容環衛等人員,實行“一長多員”完善共同巡查。

據了解,推行“五長制”以來,南岸區月均發現并整治城市綜合管理突出問題超1.5萬個,自行整改率約96%。

榮昌區則推行“五長制”與“網格化”結合的模式。如昌州街道,根據常住人口、小區、商鋪、街面等情況,將街道城市建成區劃分為40個網格(街區),每個網格(街區)設立1名網格長。網格長的職能與樓長基本一致,但負責范圍更大。此前和葉兆奎一起拆棚的李成富,便是一名“網格長”。

實行“五長制” “網格化”管理后,截至今年3月底,該街道累計收集基礎信息30000余條,化解矛盾60起,現場處理事項3200余件,上報街道處理事項68件,上報上級部門處理事項28件。

九龍坡區也采取“五長制” “網格化”的城市管理方式,但在具體配置上,又有所不同

該區在街道設立一個街長,每條道路、巷子設立雙路長、雙巷長,每棟居民樓設立一個樓長,每4-5個店設立一個店長。在“網格化”方面,全區街道所轄13個社區劃分為98個網格,每個社區、每個網格都設立雙片長、雙網格長,該區還將為每個網格長配置1名專職網格員、1名網格監督員、3-5名網格助理員。

一方式推行兩個月來,該區發現城市管理問題17583件,已整治17471件,整治率達99.4%,涉及占道經營、人行道亂停車、亂堆亂放、污水油污、人行道破損等方面。本報記者 楊駿 實習生 唐璨

記者手記》》

讓“五長制”全覆蓋 但要避免“盲點”

楊駿

“五長制”的基礎,是群眾。群眾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讓城市管理相關部門及時解決問題。

這在一些城市管理問題較突出的地方有明顯體現。因為問題集中、群眾關注程度高,“五長制”推出后,成效明顯。

記者采訪中發現,有的區縣雖然全域推行“五長制”,但依舊有不少人對此一無所知。

比如在一些中高檔小區,小區周邊環境相對較好,城市配套也比較完善。

問題少,不代表沒有問題。比如,有的小區外公共道路長期有車輛亂停亂放,甚至一到晚上就“排成一列”,像一條隔離帶;有的小區門口道路實施大修,嚴重影響出行,卻找不到人詢問修的是什么;有些小區周邊公園的健身設施損壞,幾個月也沒有人管……

這些問題并非不能解決,而是周邊市民不知道找誰解決。換句話說,他們不知道自己身邊有“五長”,或者誰是“五長”。

城市管理并非一蹴而就,“五長制”的推行還需深入,更要避免出現“盲區”“盲點”。除了一些背街小巷、老舊社區外,在中高檔小區、商圈、公園等地區,也應盡快完善“五長制”,比如在醒目位置放置責任人標識等。這樣,才能讓“五長制”真正深入基層、深入群眾。

另一方面,“五長制”并非簡單地把發現城市管理問題的責任拋給基層群眾,相關部門工作人員依舊要多出來走走看看,和巷長、樓長們一起,才能更多地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閱讀下一篇

    濟南的大北環和大南環要來了!山東

    山東將投資約1186億元興建6條高速公路,總里程約670公里。這6條高速公路包括濟青中線、濟南繞城高速二環線北環段和南環段、高青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