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宜賓縱火嫌犯:曾打算賣孩子他用開水燙傷女友

時間:2019-07-02 22:19:51        來源:

 

宜賓“5·12”公交車燃燒事件追蹤

截至13日15點,宜賓市“5·12”公交車燃燒事件,宜賓市醫院共計收治傷員77人。其的一名重危病人轉為重癥病人,即重危病人8人、重癥病人 4 人,中度病人 17人,輕傷48人。

余躍海,宜賓“5·12”公交車燃燒事件現場唯一死者,同時也被公安機關初步認定為縱火犯罪嫌疑人。生于1963年1月16日的余躍海,戶籍在內江市市中區白馬鎮河村,1989年8月至2004年9月在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校任教。在同事的回憶里,他是老師,對學生要求嚴苛,又不發脾氣。

大概九幾年,他開始停薪留職外出經商,2004年,余躍海選擇“徹底”地離開了學校,并常住宜賓。三四年前,有人見到余躍海,他著裝斯文、性情依然熱情。有人說他掙了,但同事和朋友們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生意

但在曾經的女友小琴(化名)眼里,他就是名副其實的“惡魔”。在與余躍海生活的約10年時間里,他們一同上廣州,卻不料余掉入了“傳銷”的泥沼,欺騙他人錢財打斷小琴親人肋骨。余躍海的瘋狂在小琴的講述中,令人毛骨悚然:他曾打算賣掉未出世的孩子不同意就拿開水燙傷小琴……

他的人生軌跡,不知在什么時候陡然脫軌,并終究走上毀滅。

A

曾在內江當老師10多年前下海經商 離異后在宜賓重組家庭

“你知道余躍海這個人嗎?他涉嫌縱火犯罪。”對于這樣的問題,同村好友廖建國很納悶,余躍海就是他印象中20年前的“友人”,在家隔壁的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教政治的余老師。同樣感到奇怪的,還有余躍海在校時的多名同事及朋友。在他們的記憶里,余老師性格開朗為人熱情,教書盡責也從不對學生發脾氣。

同村友人:二十多年前 他在學校任職

廖建國家住內江市市中區白馬鎮雙河村,說起余躍海這個人,廖建國還很有印象,“以前在學校(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的時候,我們經常一起耍,他這個人也比較好接觸。”

在廖建國的記憶中,那個時候他們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子,聚在一起就會吃吃飯喝點小酒,“有些時候是打平伙(AA制),有些時候他會主動給錢。人還是多大方的一個人,比較耿直。”

教學搭檔:十年前辭職 他“下海”經商

今年67歲的廖永湘曾與余躍海“搭檔”教過初中的各個年級,他教數學,余躍海教政治。他說,“余躍海當老師很盡責,對自己和學生要求都很嚴。”大概是九幾年的時候,跟隨“下海”熱潮,余躍海選擇了停薪留職外出經商。2004年,還是他幫包括余躍海在內的多名老師一起辦理的辭職手續。

據內江市市中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介紹,2004年10月,教育部門要求外出人員返校,余躍海因不愿回校,便辭職離開了學校。

學校保安:三四年前見了一面身體發福

67歲的廖心明是內江市第七初級中學一名保安,他最后一次見余躍海是在三四年前。他回憶,當時余躍海著裝斯文,性格沒變,還是多熱情,和在學校時沒什么區別,只是身體有些發福。“我剛開始還沒認出他,是他主動給我打招呼,還遞給我一支煙。”

余躍海向廖心明詢問了學校老師的近況,還說他在宜賓工作,聽說后來還在宜賓再婚生了娃娃,常住宜賓,很少回內江。“不曉得他到底在做啥子生意,但應該是找了點錢。”

B

曾在廣州做傳銷同居女友:18年前騙家人錢 曾打算賣孩子

余躍海生前曾和小琴在宜賓生活10年左右。小琴稱,余躍海患有精神分裂癥,兩人多年前已經分開。昨晚7點左右,華西城市讀本記者電話聯系到小琴,她在電話中說,“他家人說他有精神分裂。我們很多年前就分開了。”

據小琴的親戚張三(化名)講述,余躍海和小琴是在幫內江一所學校招生的過程中認識的。當時,余還在內江某學校任教,內江一技校校長找到余躍海讓其幫忙招生,余答應了,與此同時,小琴也在學校報名學習并幫忙招生,兩人就這樣認識了。之后,小琴帶余躍海來到宜賓,兩人在宜賓招到了一百多名學生。之后,小琴從學校畢業,兩人去了廣東惠州。

騙同鄉的錢他用鋼管打斷家人肋骨

1997年,余躍海和小琴來到惠州,余躍海以到惠州做海鮮生意為由,慫恿小琴的親戚去惠州,張三當時剛修了房子,手里缺錢,而張四(化名)剛剛考上教員,交了學費,也缺錢,但是他們還是每人借了一萬多元,同時還叫了兩名同鄉隨余躍海到了惠州。到了惠州,張三就覺得事情不對,當他知道余躍海在做的是傳銷 一事后,他退了兩名同鄉的錢,自己也勸余躍海不要再做了。余對張三退掉別人的錢,干預自己賺錢的行為大為窩火,于是他抄起鋼管,打斷了張三的三根肋骨。“他開始在傳銷組織做講師,放棄傳銷后,他與小琴兩人在惠州先后開過按摩店、做房產中介。”張三說。

曾打算賣孩子他用開水燙傷女友

1997年,小琴懷上了女兒青青,但是余躍海卻想把自己還未出世的孩子賣掉。“他當時都聯系了買家了,她(小琴)剛剛生了孩子,買家就來了。”小琴的母親說。當時小琴不同意賣掉女兒,余躍海就拿開水燙了正在月子的小琴。后來這件事被小琴的一個兄弟知道了,他對余躍海的做法十分氣憤,質問余“你是人嗎?”最后,小琴及時將女兒送回四川,才免掉女兒被賣的命運

張三稱,余躍海在賣孩子的時候,聯系了兩個買家,一個買家要買兒子為了賣個好價錢,他謊稱是兒子。

“聽說他患精神分裂”4年前開始吃藥

對于余躍海患病的情況,小琴的親屬小玲(化名)表示,“他生過一段時間病,2010年有一次見到他時,就聽說他生病在吃藥”。小玲告訴記者,小琴比余躍海小五六歲,兩人在一起有10年左右,對于家里的不如意從來都不說。

據小玲回憶,余躍海的話很少,“無論在哪,他的話都不多,我和他沒說過幾次話。這么多年只記得他一次逗鄰居的小娃時比較活躍,其他時候都沒怎么見他說話”。

他有暴力傾向沒有工作喜歡打牌

小玲介紹,余躍海和小琴都曾離異,兩人育有一女孩目前在讀高一,學習績很好,“小琴特別疼愛女兒,我見到他們三人的時候,女娃也比較黏她”。

“聽說余躍海有暴力傾向,有時會打她(小琴)。”小玲說,小琴做生意,家里條件不錯,和余躍海在一起時,都是小琴獨自打理生意,余躍海沒有工作只打牌,“打得比較大,因為通宵打牌,小琴的媽媽還說他是‘吃軟飯’的。”小玲告訴記者,余躍海和小琴兩人分手好幾年了,“我們一大家逢年過節都喜歡聚一聚,這幾年在老家年時,就沒見到他了”。

C

殘余的人性他的手機 最后存有女兒電話

昨天晚上10點左右,小琴家人接到電話,說小琴去公安局配合警方了解情況。因為警方在余身上找到了他的手機,發現里面有他女兒和小琴的電話號碼。據小琴家人回憶,根據余手機的通話記錄顯示,余手機上的第一個通話就是他女兒的。昨天,余的女兒就配合了公安局的調查,余租的房屋也被公安機關封鎖。

父母雙亡,家里三兄弟,余有1.75米左右的個子,以前曾經200多斤,患糖尿病后瘦到110多斤。據小琴家人介紹,他們不確定余是否有精神問題,此前聽到余的媽媽說余家有遺傳間歇性精神病史,其中有個兄弟就有精神病史。

昨日,小琴的家人多次向記者問到具體的傷亡情況,他們對傷者也非常擔心。他們說,余躍海是一個腦殼十分聰明的人,但是他不把自己的聰明勁兒用在正當事業上,“他當時在傳銷組織里當講師,口才十分不錯。如果他把自己的腦殼用在自己的事業上、工作上,他肯定找得到錢的。”救人英雄電瓶哥:救人后才發現腳軟

隨著12日公交車燃燒事件的過去,朱家銀也逐步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狀態。昨日記者再次見到了被稱為“電瓶哥”的朱家銀,1.6米的個頭,戴著墨鏡游走在街頭接送市民提供方便。

據朱家銀介紹,當時他剛騎到公交車左側中間后門位置時,突然聽到了“轟”的一聲響,公交車里亂作一團,不停地聽到尖叫,“我將車停在路邊,就趕去救人了。”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救的一對母女,母親準備把她兒子抱出來,我立即上前去準備接住。但我根本夠不著孩子,試了幾次沒接到。最后是母親把孩子的腳先遞出來,我抓著腳就把他拉下來了,開始那孩子還不愿離開他媽媽,后面情況緊急是被我硬拉出來的。”

朱家銀說:“當時我也沒考慮那么多,就想趕快去救人,如果要爆炸,我超車時就糟了。但當時我離開后,在南岸的文化廣場休息了20分鐘,一坐下來時,就發現腳軟了。”最新進展瀘醫附院支援宜賓

13日晚8點左右,瀘州醫學院附屬醫院(以下簡稱瀘醫附院)燒傷科及ICU室的醫生們趕到宜賓參與救援治療。接到宜賓二醫院急需一種“磺胺嘧啶銀”的藥物,13日凌晨1點50分,瀘醫附院將同種藥用效果的“磺胺嘧啶鋅”安全送達宜賓二醫院。13日上午,瀘醫附院繼續留人在宜賓醫治患者

    閱讀下一篇

    江蘇太倉副市長朱萬里元旦墜亡

    太倉市政府新聞辦官方微博1月2日晚通報,江蘇省太倉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朱萬里于1月1日墜亡。官方通報稱,據其家屬反映,近階段朱萬里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