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雙城女主播現身 披露舉報性侵始末 進行調查

時間:2019-09-27 23:20:46        來源:

11月23日下午,黑龍江雙城市電視臺前女主播王德春微博實名舉報,稱雙城市工業公司總經理、人大代表孫德江曾脅迫她保持不正當關系,并在她懷孕7個月時強行與她發生性關系。次日,雙城市紀檢委專案組,對此事進行調查

雙城寧靜不再外宣部門電話鈴聲,再未斷過。一位宣傳負責人表示,他們每天接電話接到頭疼。

11月23日晚7點,雙城市政府官員羅敏(化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同事的電話:“快上網看看吧,咱電視臺的女主播在網上舉報和一位官員有不正常關系。”

羅敏的第一反應是有人冒充王德春造謠,他回家后打開電腦一看,卻輕松不起來了,網上提供了王德春的記者證和一些證據照片,“看起來不像假的”。

第二天周六,上午10點,市政府相關部門召開緊急會議,對于王德春舉報的問題進行了研究,決定嚴肅認真對待。會上,雙城市紀檢委抽調精兵強將成立了專案組。散會后,紀檢委立即投入調查。

外界的目光齊聚在這個只有80萬人口的小城。

孫德江今年54歲,現任雙城市工業總公司總經理,曾擔任過雙城啤酒廠廠長、招商局副局長。一年前,他當選了雙城市第七屆人大代表。

雙城工業總公司副經理表示,此事件之后,孫德江再沒上過班,在接受調查。公司所有的事務由副總經理暫時代理。

消失的舉報人紀檢委的調查進度緩慢,是因為難聯系上舉報人,王德春稱她暫時不會踏上雙城的土地,“在那里我抬不起頭來,我更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舉報人王德春,同樣陷入巨大的壓力和恐慌。11月23日下午,她坐在南方城市的一間小賓館里,注冊了微博名“王流浪2012”,編輯好了一條舉報微博。她在電腦前猶豫再三,最終點擊了微博“發布”鍵。她眼瞅著,轉發次數噌噌地往上躥,僅半個小時,轉發已上千條。第二天上午,轉發已有上萬條,她的名字開始出現在一些媒體的顯著位置,王德春有些“心口發慌,事態發展超乎了想象”。“紀檢委應該會調查了。”王德春覺得自己目的已達到,不想再擴展此事,遂將微博全部刪除。很快她就后悔了,她“沒有收到來自紀檢委的消息”。11月24日晚上8點多,被刪除的微博再次恢復。王德春在微博上表示,媒體可以給她私信,她會主動聯系。但無人得到過她的回音,撥打她微博上公布的電話不是關機就是無人接聽。

不正常的關系11月26日,記者在一家咖啡店里與王德春見面,曾是美女主播的她,此時面色發黃,“我這兩天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這個42歲的女人,坐在昏黃的燈光下,開始回述“那段潛藏在心底,從未和任何人透露過的隱痛歲月”:1996年左右,處在人生巔峰期的她,在一次采訪中認識了擔任雙城啤酒廠廠長的孫德江。此后,他用各種方式接近她。“他表現得很含蓄,比如請我吃飯,他就會叫上很多人作陪,消除我的戒備。”王德春稱,她當時丈夫是一位法律工作者,孫就聘請他當法律顧問,“以此來了解我的行蹤”。

王德春回憶第一次與孫發生關系,是在一次飯局后。孫先將所有人送回家,最后將尚有醉意的她拉到偏僻地方,在車內發生了關系,“記得很清楚,是一輛藍色桑塔納,當時我意識模糊,反抗很久無果”。

清醒后王德春惶惑不安,向孫提出不要再發生這種關系,“孫拿出一個錄音機,播放了一段我和他發生關系時的錄音,他說要是我拒絕,他就要將這段錄音公開,在雙城搞臭我”。

舉報材料中提到一個重要細節:已有7個月身孕的王德春,被孫德江強行發生性關系。

舉報材料中提到的一個重要細節,被網友稱之為“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王德春回溯在1999年的冬天,她已有7個月身孕,一天晚上8點鐘左右,門禁鈴聲大作,接聽后那頭傳來孫的聲音,讓她開門。

第二年春天,王德春產下一女,“因長期處在焦慮中,我得了產前妊高癥,在醫院搶救了幾天才脫離危險,孩子也差點夭折”。

選擇妥協隱忍王德春形容孫德江時,用得最多的詞是“蠻橫”“霸道”“暴躁”,但在一些政府官員眼中,他“實在是個能干的人”,因為他能“擺平政府部門看起來最棘手的上訪事件”。

據知情人透露,孫德江曾經只是一個啤酒廠的搬運工,因做事干凈利落,受到上級的重視提拔,一步步接近了雙城市工業部門的核心,最終成了工業總公司的總經理。

因離哈爾濱近,雙城市曾是哈爾濱衛星城,很多國企搬到這里。國企改制以后,出現了大量下崗工人,成立雙城工業總公司就是為了處理這些工人的安置和善后問題,并負責雙城市的招商引資工作。

一政府官員透露,老國企的工人經常會集體上訪,曾出現過圍堵政府部門等過激事件,每次都是孫德江出面處理,把上訪事件平息下來,“這個工作,一般人真干不了”。

而那時的王德春,在雙城如日中天。當時老百姓可收看的電視頻道極少,她主持雙城電視臺一檔很熱的新聞欄目,頻頻出現在電視熒屏上。“雙城部分人都認識她,走到大街上大家都對她打招呼”,當地一位媒體人回憶稱,當時相貌出眾的王德春憑著扎實功底和敬業精神,在主持界首屈一指,也被“當地的老爺們偷偷稱為雙城第一美女”。“對于那時的我來說,面子和名譽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王德春說,沒有人會懂得,她對這份工作的熱愛和看重。

“我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才有所成就,我不想功虧一簣。”王德春選擇了隱忍,她一再地妥協。

王德春的一位好友稱,那些歲月,王德春一直郁郁寡歡,難展笑顏,多次詢問她為何所困,王德春都欲言又止。

15萬元的糾紛2001年,王德春人生的轉折點。她響應了離崗創業的政策,開始下海生涯。處在人生巔峰的王德春,倏然滑向了低谷。

十來年,她一直在商海沉浮,漂泊不定。一年前,王德春遇到經濟困難,向孫德江借款15萬元緩燃眉之急,并寫下欠條。王德春稱,當時孫答應借的前提是,兩人繼續保持非正常關系,“我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已被逼上絕路,就接受了這種資助”。

“她太爭強好勝,明明沒有經商天賦,還要強干,不撞南墻不回頭。”王加榮說,女兒原本在電視臺前途光明,創業后深陷泥潭欲罷不能。

這次低頭,這筆錢的利益糾葛,是導致王孫兩人關系崩裂的重要原因

借錢后,王德春就離開了雙城,接近還款日期,孫一直聯系不上王,曾讓王的朋友陳芳(化名)作為中間人兩次前往王德春父母家追款。

陳芳稱,今年10月份曾上王德春父母家,索要她的最新號碼,電話中,王德春表示會盡快回來,并將錢還上。其后,孫德江收到王德春的朋友寫來的一封信,“大概意思是15萬她暫時沒有能力還,讓孫德江自己看著辦,孫德江氣得暴跳如雷,寫了一封信讓我帶給王德春的父母”。

雙方矛盾激化孫利用職權,為王德春的父母辦理退休手續領取退休金。這個“以權謀私”的事件,被王孫兩人利用,成為雙方要挾對方的砝碼。

這封信里決斷的言辭,讓老兩口感覺害怕。他們說,女兒未透露過她和孫德江是什么關系,但兩人確實曾交情不差。

王加榮說,孫德江曾利用職務之便,為她牟過私利。她拿出幾本存折,稱是她的“退休金”:從2003年開始,賬戶每月存入270元,逐年遞增到如今的每月1133元,“總共加起來有好幾萬元”。

王加榮是雙城市韓甸鎮腰小房村的村民,一直在農村務農。1996年,老兩口搬到雙城市區居住。2003年,孫稱他可以幫王加榮辦理啤酒廠退休職工的手續,以領取退休金。

王加榮稱她從未在啤酒廠上班,然而從2003年開始,她確實開始每個月都能拿到退休金。而孫德江在給老兩口的信中也寫道:“王德春母親退休一事是我ISho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一手幫助辦的,現已享受退休金近十年,如果是辦錯了的話,我可以與有關部門交流和溝通,終止其退休待遇,并返回已享受的養老金,以糾正錯誤。”

這個“以權謀私”的事件,被王孫兩人利用,成為要挾對方的砝碼。王德春曾表示要將這個事件舉報,魚死網破,“而孫以此要挾讓我答應他的要求”。

王德春說:“如果剛開始我再堅強一點,再堅定一點,不是一味妥協軟弱,結果又會怎樣?”但是沒有如果,王德春已無法回頭——當天晚上,實名舉報的微博已遍布網絡。

    閱讀下一篇

    永州上訪媽媽唐慧:案件進展并不順

    2012年8月10日,被釋放的唐慧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當日,備受關注的永州“上訪媽媽”唐慧被釋放。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勞動